当前位置:云南爱米家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资讯奥巴马身边的“凤凰男”
奥巴马身边的“凤凰男”
2022-12-05

作者:浮云多 来源:《女报·时尚》

如果你正处于人生的迷茫阶段。克里斯的故事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倒不是让你复制他的经历,而是从他的成功中学习经验。

大多数人迷茫是因为没有目标,既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遇到这种难堪的境地,最好的方法是马上停止漫无目的的想象,着手制定目标。

在实践中摸索,这是本世纪最有用的口号之一。

年轻时谁会怕失败

2007年3月的一个午后,Facebook创始人马克·祖克伯格在办公室里接到一份辞呈:“马克,我要暂时离开公司,去帮助一位叫奥巴马的新晋参议员竞选美国总统,请相信如果不是我和他的政治理念不谋而合——我们都相信个人的力量,相信自己是推动变革的动力,我绝不会在这时决定退出。再次致歉。克里斯·休斯”3年前,年仅19岁的3个男孩马克、克里斯和达斯汀·莫斯科威茨共同创建了Facebook,利用暑假,3个好朋友去美国西海岸寻找投资者,拉到风投后,马克和达斯汀辍学了,留在加州继续网站建设,克里斯很珍惜求学的机会,他回到哈佛,主修历史和法国文学,但他一直和Facebook保持着联系。2006年,Facebook进入高速增长期,注册用户突破1000万。适逢美国总统大选,克里斯建议马克允许政治候选人在网站上建立自己的主页。很快,一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新参议员叩门求助,克里斯接待了他,他就是奥巴马。

那时的奥巴马只是一个有着古怪姓氏的默默无闻的参议员,他资历浅薄,既没有希拉里·克林顿的名气,也没有众多等着给他捐钱的大款支持者,但他仍希望在Facebook上建立自我介绍的网页。页面建好后,克里斯和奥巴马已经混得很熟,奥巴马亲切地称呼他为“小克里斯”。后来奥巴马力邀克里斯加入竞选团队,担任网络组织的负责人,克里斯答应了。

经过3年的努力,Facebook在2007年进入上升通道,这个最早在哈佛校园里出现并流行的交友网站,在麻省、斯坦福、纽约大学等常青藤名校学生们的追捧下,以神速在美国蹿红,并大有影响全世界的魅力。克里斯不会编程序、写代码,之前他一直负责媒介研究,比如人们希望以哪些方式在互联网上交流、如何让分享信息变得更加方便,克里斯搜集了大量的资料,为软件的设计、开发提出宝贵的建议。

读完辞职信,马克张大的嘴巴10秒钟都没合拢。但克里斯去意已决,他只好尊重他的选择。在克里斯的成长过程中,这算是一个重大的决定,毕竟谁都知道Facebook的潜力有多大,但克里斯真的很喜欢冒险,尝试新事物,再说,年轻的好处之一,不就是不怕失败吗?

从身份中解放

在人才济济的哈佛,克里斯·休斯也是传奇人物。他来自美国东南部最保守的城市之一胡桃城,那里99%的原住民都有宗教信仰。考上哈佛,于克里斯而言并非易事,这无关智商,他必须先说服父母,得到外出求学的机会。

那一幕克里斯至今记忆犹新。11月是胡桃城最好的月份,纽约已经秋风瑟瑟,这里却依然温暖湿润,在城西的一栋花园洋房里,纸张销售员阿兰·休斯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小憩,他刚刚通过互联网签下一笔大单,心里憧憬着圣诞假期的去处。

今天是学校的公共假期,儿子克里斯过一会儿就要回家了。

叮咚,门铃响了,15岁的克里斯像往常一样跑进家门。“妈妈”,他兴奋地叫了一声,转头看见熟睡的父亲,马上又压低嗓门:“您过来,我要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布伦达几乎是小跑着奔了过去,克里斯变戏法一样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录取通知书,“我被菲利普斯学院录取了!”

从儿子进门的那一刻起,阿兰就醒了,他一直闭着眼睛,偷听母子俩的谈话。直到听到“奖学金”3个字,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严肃地问克里斯:“什么?你要去马萨诸色州读高中?”克里斯眼里的光芒突然变暗淡了,在胡桃城,一切自主的选择都会被视作对神灵的不敬。“爸爸,我拿到了全额奖学金,求您让我去那里读书吧。”

不知道克里斯使出了什么样的解数,最终他如愿以偿,去了全美最好的高中。在菲利普斯学院的3年,对克里斯影响深远。毕业时,他不但考上了哈佛大学,还确定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并且成为一个无神论者。

走出胡桃城,是克里斯迈向世界的第一步。雨果说,天才与凡人的区别在于,前者很少有迷茫的时候,总是目标明确且坚定不移。也许因为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克里斯很小就明白必须远离父母,远离故土,远离宗教,这样他才能更好地呼吸,获得更大的舞台。而循规蹈矩显然不能让他实现梦想。

幸运的奥巴马

有人说克里斯很幸运,怀揣哈佛毕业证书却碌碌无为的人不在少数。但他能在24岁时遇到奥巴马,听起来像是奇迹。但克里斯认为奥巴马很幸运,若不是他的加盟与帮助,他未必能当选总统。

加入竞选团队后,克里斯做的第一件事是主导开发一个被用于政治竞选的网络社交工具。在传统的竞选中,网络一直被视为是快速传播信息的媒体平台,但从未被用于人员组织和管理,克里斯在众人之前看到了这一可能性,他的动作迅速而敏捷。

2007年2月,当奥巴马宣布竞选总统时,网站正式启动,简称MyBo。

MyBo凝聚了克里斯和团队成员的所有心血,它是一个直观、有趣的社交网站,让奥巴马的支持者们自组团队,策划活动,筹集资金,下载工具,互相交流———就好比一个目标更集中的政治志愿者的Facebook。

MyBo还让竞选团队以最廉价有效的方式找到最积极的支持者。

竞选之初,MyBo并不受重视,但在新罕布什尔的初选失败后,MyBo变得越来越重要。派往各州的现场指导发现了MyBo社区的成果,比如当杰瑞米·博德来到马里兰州准备2月12日的初选时,他惊讶地发现,当地志愿者已经展开行动。他们准备好了一切:一间办公室、7台电脑、电话线路……这些人每两周开一次会,甚至选举了他们自己的州负责人。最终,奥巴马以57.4%的选票拿下马里兰州。

MyBo社区还为竞选专家们提供建议和反馈信息。比如得州竞选总部估计需要花两周时间挑选派往邻州拉票的志愿者,但采用网上面试的形式后,只用了几天时间;再比如在芝加哥总部,新媒体小组定期搜索MyBo博客,寻找可以反映奥巴马核心信仰的动人故事。网络组织的力量凸显出来。

MyBo绝不是一个普通的网站,正如Facebook能在成千上万的社交网站中脱颖而出,它们都有自身独特的魅力,而这正是克里斯赋予它们的——在互联网上建立起一套便捷、有趣、割舍不下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它像一张网,只会将进入其中的人们越捆越紧。

大选结束时,志愿者在MyBo网站上留下了超过200万份个人资料,策划了20万起网络外的活动,组建了3.5万个团队,张贴了40万篇博客,在7万个个人集资页面上筹集了3000万美元的政治经费。可以说,奥巴马能成功当选总统,克里斯的功劳占到10%。

为了肯定克里斯的工作成绩,奥巴马去北卡罗来纳州时特意拜访了他的父母。那是2008年5月,奥巴马刚以巨大优势赢得初选。投票前几天,在北卡威灵顿的奥巴马政治集会上,克里斯的父母见到了奥巴马,他们向奥巴马做自我介绍,布伦达甚至激动地哭了起来,奥巴马拉过一张椅子,谦和地坐在他们身边,和他们聊起来,“你们的儿子克里斯非常优秀,他是我的网络负责人,我以他为骄傲。”

2010年9月,克里斯涉足公益领域,试图“把想要改变世界的人们连接起来”。他重新回到互联网行业,有人问他为什么不一直跟在奥巴马身边,他的回答简洁而有力,“辅佐奥巴马的那一段经历让我意识到,互联网才是我的看家本领,换任何一种职业,都无法让我像现在这般游刃有余”。

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